貝瑞兵法:7年成長不忘初心,一朝上市以靜制動

來源:健康界

提及業內廣為流傳的佳話——陪妻產檢憂唐氏、準爸爸創業挺進NIPT(無創DNA產前檢測)市場,貝瑞基因CEO周代星微笑透露一個“秘密”:雖已創業多年,太太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幸福背后的艱辛付出,或許只有周代星自己知道。自2010年創辦至今,貝瑞基因已跨越7載,并逐漸成長為基因測序行業的巨頭。周代星也不再是當年的黑發小伙,頭上不經意間出現的花白,是他過去7年乃至10年經歷的留痕。

如果說上市之前,所有的努力是為了讓貝瑞基因在基因測序市場立足,那2017年貝瑞基因的成功上市,對自認“更像一個科學家”的周代星而言,無疑是一段新征程的開始。

以行業直覺決策項目定位、從idea浮現到產品落地,憑借敏銳市場觀察能力打造的商業模式,未來能否繼續自如應對市場變幻?風譎云詭之下,攻守兼備是對創始團隊極大的考驗。所幸,經過持續不斷的探索與思考,貝瑞基因似乎已有答案。

產品為王,新資本有新征途

第一個吃螃蟹的人,苦咸自知。

雖然貝瑞基因創立的直接原因是周代星陪妻產檢后對唐氏綜合征的擔憂,基因檢測上、中、下游進行全產業鏈布局也是其自始不變的戰略,不過,若產品單一,深度與廣度的失衡無疑會是企業短板。所以,當以母嬰為主要人群的遺傳病篩查業務日臻成熟之后,貝瑞基因也開始探尋新的產品路徑。

著力遺傳疾病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在充分了解唐氏綜合征和香港中文大學盧煜明教授關于母體血漿中存在胚胎DNA的研究后,周代星毅然為貝瑞基因選擇了一個重要戰略方向:遺傳病篩查與診斷。

聚焦于唐氏綜合征患兒的21號染色體異常,結合臨床醫生的建議幾經修正后,貝瑞基因推出了貝比安、貝比安Plus、外顯子基因突變檢測等多種產品。

2016年底,盧煜明撰文,發表他的研究團隊利用母親外周血中游離胎兒DNA檢測胎兒全基因組異常的技術,這無疑又給基因測序行業再亮起一顆明星。當下,貝瑞基因已開始關注7000多種遺傳病背后的單一基因異常,并嘗試用測序手段對異常胎兒進行篩查方向的研究。不過,這項技術還處于開發早期,目前成本較高,需花費數萬元,未到大規模臨床應用普及的時候。

有技術、有需求,貝瑞基因在遺傳疾病篩查領域的下一目標,是在二者之間架起足夠寬闊的橋梁——將技術轉化成產品,降低檢測成本。周代星判斷,按照近幾年高通量測序的發展趨勢,每六個月基因檢測成本會降低50%,幾年內這項全基因組檢測的成本就會達到民眾可接受范圍。

對于遺傳疾病篩查,貝瑞基因的中長期目標是與國家產前診斷中心合作,通過高通量測序技術篩查胎兒染色體疾病和單基因疾病。仿若開戰前揮舞的戰旗與吹響的號角,與重大遺傳疾病的對抗戰,由貝瑞基因打響。

單手撐起河山為王,雙手可覆天下才為皇。在遺傳疾病戰場保留主力作戰的布局下,貝瑞基因又觸及下一戰略要點——癌癥。

定位癌癥“殺手”

基因是人體奧秘的縮影,堪與其神秘性比肩的,莫過于一直令人類頭痛的癌癥。正如“某基因突變后患癌風險會加大、靶向藥使用前須測基因突變情況”等醫學資訊的傳播覆蓋,癌癥與基因似乎有扯不清的關聯。

近年來,科學家孜孜不倦地探索,意圖找出從癌癥患者血液中檢測腫瘤突變的新方法,以緩解癌癥患者篩查、病情監測等一系列工作的復雜性,但一直未有突破。

深諳市場狀況的貝瑞基因董事長高揚認為,相比婦幼市場,未來腫瘤市場規模會更加龐大,而盡早診斷則是其剛性需求。因此,貝瑞基因從基因檢測入手,研發出檢測患者血液腫瘤突變的方法(cSMART技術),結合高通量測序技術的捕獲測序平臺,推出了腫瘤基因檢測產品,并積極與中游機構展開合作。

但高揚也承認,腫瘤類型的選擇很考驗市場眼光,不同腫瘤對于檢測技術的敏感度和準確性反饋均有不同。或許到2020年,貝瑞基因的腫瘤早篩項目有了階段性進展時,才能證明這一布局的前瞻。在此之前,NIPT及相關圍繞遺傳病篩查和診斷的產品仍將持續占據貝瑞基因核心產品的位置。

從疾病入手,將測序與遺傳病、癌癥相關聯,可實現疾病的及早發現。那么,若以基因大數據為基礎,利用數據分析從基因規律中尋找病因線索,是否能更早對人群進行干預,守護更多人的健康?

深挖數據價值

2015年,貝瑞基因牽手阿里云,共建中國人的基因數據庫,并于2016年宣布完成40萬人的“神州基因組數據云”。

高成本獲取基因大數據后,貝瑞基因已初步完成數據的部分分析,如建立乳腺癌疾病譜。通過對10000個乳腺癌患者進行基因檢測,貝瑞基因發現9.8%的乳腺癌是由遺傳因素所致;經進一步研究,貝瑞基因確定基因BRCA1和BRCA2是乳腺癌的易感基因,一旦突變會導致患病幾率增至原來的7倍。由此可見,對已突變者采取更嚴格的干預措施,勢在必行。

基于40萬人的基因數據庫,貝瑞基因可對多種疾病與基因的相關性進行研究,建立疾病圖譜,達到更有針對性地預防疾病的目的。把技術轉化為產品,篩查出基因層面的易感人群,這是“上醫治未病”的精髓。

從遺傳病、癌癥到基因大數據,貝瑞基因的產品與項目不斷豐富。項目選擇是基因檢測行業制勝的關鍵點,而周代星與高揚殷實的科研背景及對市場需求的敏銳把握,恰恰是貝瑞基因的商業內核所在。一旦選定項目,就全力形成產品進入市場,這種源于實力的自信,正促使貝瑞基因的技術高效轉化到臨床,一步步打造出貝瑞基因的行業品牌。

此番成功上市,于貝瑞基因而言,既定研究方向和戰略不會變,只會提速達成效率。不過,基因檢測是世界各國齊頭并進的市場,中外幾乎沒有差距,這意味著更大的競爭,也需要更大的資本力量。

正如周代星所言,上市提供了一個新的“融資”渠道,雄厚資本的助力下,貝瑞基因將新增三點“亮眼”的色彩:資本,當新的健康威脅或病因線索隨疾病譜的改變出現時,貝瑞基因可憑借上市公司的融資渠道,采用新科技或其他資源開展相應的項目;效益,借助社會資本,更易將技術、社會需求和貝瑞基因的研發力量結合,降低技術轉化的成本,有助于產品惠及到每一位患者;平臺,上市公司的身份會為其對外合作、并購等業務拓展提供便利。

“我們還是強調自己的研發和轉化能力,先把內功練好。”以靜制動,這是貝瑞基因創始人共同的理念。

再起步,借上市設管理考關

作為貝瑞基因的創始人,周代星、高揚無疑是基因測序研究領域的佼佼者。但在創始之初,臨床實驗都未現基因測序端倪的背景下,以NIPT科技服務起家,挑戰之大可想而知。

“那時雖然不是一窮二白,但我們三人真是有種被掰成六個人的感覺,必須兼顧所有工作。”回想貝瑞基因創立伊始,現主要負責公司行政、人力、財務等工作的董事侯穎,直言當年是“一邊抓生產、一邊抓建設”。

在外人看來,創業伊始競爭對手較少,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但NIPT并未被大眾熟知尷尬處境一直存在,一位醫院院長曾指出“這有點像騙人”,就連周代星的朋友都認為從母體血液測胎兒DNA是天方夜譚。貝瑞基因創始團隊希望改變這一局面,隨后果斷選擇與湖南湘雅醫院和北京協和醫院合作,從臨床試驗數據切入。這也成為貝瑞基因早期的主要攻略,也是所有人共同參與的工作。

很顯然,即便有既定戰略作為指引,具化到實踐時仍面臨不小的挑戰。據侯穎回憶,曾有一項復雜實驗一時無法找到多次失敗的原因,給團隊造成極大困擾。彼時正值暑假,侯穎想起自己兼顧銷售工作、在接觸客戶時遇到的一位院校老師,對方回復說有閑暇時間,可以合作嘗試一下。歷時一個月的平衡實驗后,所有問題順利解決,而侯穎也將這次視為“幸運之神”眷顧。

7年的成長,貝瑞基因從主推臨床服務模式,到主推產品的產品模式,再到服務加產品模式,管理形式的調整并未改變最初構建基因檢測全產業鏈的布局。而此次上市的契機,在加碼貝瑞基因戰略布局的同時,亦促使其在管理形式和項目選擇上更加慎重。

侯穎將上市視為一場“考試”,考題即公司財務、工商管理、稅務等工作,解題過程為是否順應公司發展和資本市場要求,而答案則是公司行政管理的微度調整。侯穎很清楚,沒有嚴格的管理工作支持,幸運之神不會一直眷顧。而對周代星和高揚來說,上市只是資本運營模式發生改變,二人堅持一如既往把主要精力放在產品和技術上,甚至直言寧可請第三方機構管理,并不想被科研以外的事占據太多時間。

從科技服務入手,不斷追求基因檢測的精尖技術;以患者需求為索引,敏銳把握市場需求;將創新視為動力,不斷嘗試將技術轉化為產品;把疾病當作對手,全力呵護需要基因測序患者……這是貝瑞基因7年來成長的倚仗,也是其走向未來不變的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