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CSCO]張仕蓉教授解讀肺癌基因檢測新技術

來源:腫瘤資訊

導語:在眾多瘤種中,肺癌的基因組學研究和精準治療走在前列。肺癌的精準治療有賴于精準的分子檢測,以及靶向耐藥后的再次探索。在今年的CSCO會議上,來自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張仕蓉教授分享了其所在團隊正在進行的cSMART檢測的初步研究成果,【腫瘤資訊】有幸邀請到張仕蓉教授為我們介紹肺癌基因檢測的新技術和新方向。

zhang

腫瘤資訊:您今天介紹的肺癌領域的基因,有大家非常熟悉的EGFR突變,延伸到ALK、Met、ROS1的,您是如何看待這些基因突變的意義?

張仕蓉教授:現在,對于EGFR的檢測已經非常明確,CSCO指南中也推薦,對于非鱗NSCLC患者,要同時進行EGFR和ALK的檢測,ROS1是作為一個可選策略來推薦。雖然, EGFR突變的頻率相對較高,在整個NSCLC中占到40%左右,而ALK、Met或ROS1基因的變異頻率相對較低,其中ALK大概是4-8%,ROS1大概是1-2%;Met基因變異,包括擴增及跳躍突變的檢測有不同的方法,不同方法檢測其變異率有一些差異,既往報道大概的變異率是1-4%。雖然這些基因的變異頻率比較低,但它們已經有非常明確的靶向藥物可用,從目前的治療效果來看,還是非常不錯的。此外,雖然它們各自的變異頻率低,但是加起來,累積的頻率還是非常高的。對于我們中國肺癌患者,基數比較大,即使是低頻突變,累積起來,整體的獲益人群還是比較多。所以對于這些罕見的突變基因,進行相應的檢測,再根據檢出的結果,選擇用藥,臨床意義還是非常大的。

腫瘤資訊:您如何評價在一個NGS檢測平臺上,同時完成多個基因變異的檢測?

張仕蓉教授:隨著檢測技術的進步,目前我們的檢測趨勢也在發生變化,從單點的檢測到多點檢測,從單基因到多基因的檢測,這是我們發展的一個方向。如果我們只是進行單點的檢測,特別是對于耐藥的患者,如ALK耐藥后的患者,會有多個耐藥突變的可能,我們要根據患者不同的耐藥突變類型,選擇后續的二代、三代的ALK抑制劑治療,在這種情況下,進行單點突變的檢測,顯然是不能滿足臨床需求的。因此,這時我們可能就要利用多個位點檢測平臺來進行。NGS技術能夠對點突變、融合和跳躍突變同時進行檢測,檢測的范圍更全面。目前,我們醫院和貝瑞基因也有多次的合作。在之前基于cSMART的基礎上進行了組織樣本的一個多方法學的比較,從結果上可以看到,cSMART和ARMS方法比較,一致性非常好,陽性和陰性符合率都在90%以上,這個結果已經發表了。目前,我們還想從檢測樣本的角度進行進一步的拓展,從組織樣本拓展到血液樣本。事實上,血液檢測在EGFR突變的檢測上已經做的非常好了,但對于ALK融合基因的檢測,目前還都是一些小樣本的研究,沒有確定性的結論出來,我們希望做一些這方面的探索,看看現在的NGS平臺對于ALK融合基因的檢測,是否有比較好的臨床適用性,這是我們希望探索的,如血液標本能否檢測ALK融合,再根據血液ALK融合的檢測,這也是我們想做的一件事情。

腫瘤資訊:您是如何看待這個研究的重要意義以及它有哪些獨特之處?

張仕蓉教授:我們現在和貝瑞基因在合作一個新的臨床應用,主要是用cSMART技術來檢測EGFR野生型的肺腺癌患者中ALK、ROS1融合以及c-MET exon14的skiping(跳躍突變)的變異頻率和豐度。這項研究有幾點非常值得一提。我們設計這個試驗的主要目的,一是整體評估血液檢測這幾個基因的突變頻率和豐度,以及是否可以發現一些新的基因突變或耐藥機制。第二,評估cSMART技術在臨床應用的可行性,這是我們評估的一個重點。第三,分析血檢陽性結果和臨床用藥的相關性。只有回答了這些問題,我們才能夠回答這個基于NGS技術在血液檢測在臨床的適用性如何。目前,已經入組了大概1/3的患者,從已有的結果來看,檢出陽性的患者,用藥后的療效還是比較令人滿意的,但是我們還要累積更多的數據,特別是組織和血液配對的分析,以及結合療效的綜合分析,相信未來積累了更多數據后,能夠給大家分享更多成熟的數據以及更確定的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