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藥經理人·未來領袖特輯】貝瑞基因高揚:有硬核才可能做到最好

在高揚看來,任何一家企業,只有當它具有核心專利技術、其產品有清晰的應用場景時,在行業的快速調整期,才有可能把握機遇實現新的飛躍。

這是貝瑞基因的第九年,也是高揚在基因檢測領域創業的第九年。

高揚始終記得2011年第一輪融資到來時候的情景,6500萬元的資金讓當時還不到20人的整個團隊上下都興奮不已,對于他們來說這不僅僅是解決了燃眉之急這么簡單。如果沒有這筆融資,這家叫貝瑞基因的公司大概在兩三個月后就可以關門了,而這也是第一次有投資人對無創產前基因檢測技術(NIPT)進行投資。

當天,高揚在公司附近找了個小飯館,請了所有員工吃飯,他端著酒杯按捺不住的激動:“同志們,我們以后再也不用擔心錢了!”

8年過去了,當高揚再次描述起當年自己的慷慨激昂時,忍不住笑著說真是年少無知,毫無經驗。“當公司發展起來后,發現這個錢差得太遠了。”

基因檢測技術具備極大的商業價值,而且應用在臨床被認為是實現其商業價值的最有效的途徑。當時的高揚察覺到市場機遇已經到來,并準備將公司業務從科技服務拓展到臨床級項目,只是前期的臨床試驗所需要的成本花費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

這是高揚“吃過的虧”,也是貝瑞基因起步階段里“必經的坎”。如今,39歲的他已經不再天真地認為一個臨床試驗只有物料成本的花費,而貝瑞基因也已從當時的蹣跚起步成長為基因檢測行業的標志性企業。

“有硬核、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情。”在高揚看來,從成立那天起,無論是市場目標還是前行方向,貝瑞基因的發展都踩在了合適的時間點上,這是公司能夠取得現在的成績和市場地位的最主要原因。

01?踩剎車的人

已經在基因檢測行業里摸爬滾打17年的高揚,每當談及行業發展的現狀和未來時,總是很興奮,你需要完全集中注意力才能跟上他的思路和節奏。也是在這個時候,在他身上仍會發現未被磨平的創業初心和激情。但當話題回到貝瑞基因,科研人的嚴謹和作為掌舵人的控制力又讓他“內斂”了許多。

“踩油門是很容易的事情,我更多時候還是踩剎車。”

高揚把貝瑞基因的拍板策略叫“三個臭皮匠策略”,包括他在內的三位創始人在性格和特長等方面形成互補,他們三個人之間建立了絕對信任感,能夠充分聽取對方的建議和觀點,這也是能夠帶領貝瑞基因在還處于發展早期的基因測序行業中占領一席之地的重要基礎。

也正因整個行業還處于早期發展的階段,因此在高揚看來,方向正確的重要性排在首位。基因檢測是極具創新性的領域,這項創新的技術將會怎樣發展、將會對社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完全沒有可以參考的先例。

其次是能力,這是影響企業發展速度的決定因素。任何一個行業在早期飛速發展的過程中,很多的矛盾和能力不足都可能被掩蓋,而當進入相對成熟期或者收獲期時,作為公司掌舵人的管理能力和領導能力是決定會不會出現重大失誤的重要保障。

高揚相信,創新的動力來源是對于未來的信心,并不是簡單地通過激勵機制就能創新,更不是去追逐熱點,作為管理者必須要堅持一貫的戰略,必須要穩得住,冷靜與激情兼備,能夠協調多方面的共同運作。

02?開疆擴土

NIPT是最早得到商業推廣的臨床級基因檢測,也是貝瑞基因在市場上打響名聲和站穩腳跟的頭把利劍。始終把“有硬核、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情”掛在嘴邊的高揚,正是認為隨著成本的下降,NIPT可以實現商業化,才毅然決定創業。

從2010年NIPT的臨床可行性被驗證,到2015年原國家衛計委推行試點,108家機構獲得資質,再到2016年全面推廣,貝瑞基因發展的每一步都踩在了行業和市場變化的時間點上。從2011年開始推出“貝比安”,一直到2015年貝瑞基因完成了超過23萬例的NIPT檢測,2016年達到近60萬例,市場占有率超過三成。截至2018年年底,貝瑞基因的NIPT檢測已經為累計超過300萬的孕婦提供服務,其升級的技術NIPT Plus把可篩查的染色體病擴展到100種,全外顯子組檢測可覆蓋7000多種遺傳疾病。

“很多資本市場上的人都在問我同一個問題,為什么貝瑞基因的NIPT可以做得這么成功?”高揚則把這其中的原因歸結為對行業的洞察力:貝瑞基因的聯合創使人之一周代星在2010年曾畫過一張圖,這張圖描繪了未來10年里NIPT領域的增量發展機會。

但在當時,沒有多少人真正理解并相信這個領域真的會按照這張圖所描繪的來發展。而現實是,中國NIPT市場的發展軌跡幾乎與這張圖完全重疊。

在高揚看來,這張圖并不是簡單地依靠純數據進行測算,而是當市場還處于早期時,根據對技術的信心和對市場需求的了解,然后判斷出未來可能出現的挑戰。他認為,這張圖最寶貴的并不是說NIPT市場未來在規模化后如何增長,而是在什么時候開始有市場擴大的現象。“規劃出這張行業發展藍圖之后,再做其他的就很容易了,比如我們什么時候去跑馬圈地,什么時候大規模招聘,這些都會相對清晰明了。”

而對于NIPT領域是否已經實現充分競爭這個問題,高揚很直接地回答:并沒有。他坦言,在中國,醫療服務是得到政府大力扶持和監管的行業,不會出現完全自由的競爭狀態。而對于企業來說,在政策范圍內的競爭,才能讓基因檢測惠及更多的民眾。

“所以要在合適的時間點進入市場,成為第一家或者第二家進入市場的企業,這才是最重要的。”高揚對本刊記者表示。

“我們并不回避價格競爭這樣的事實,隨著基因檢測技術的愈發成熟,未來NIPT的降價提量不可避免。但對于企業來說,在NIPT之后,下一步的市場需求是什么?你是否可以在市場需求成熟的早期,在合適的時間把新品種及時地推向市場,而不只是僅僅依靠一個NIPT在市場上不停地去擴張。”而高揚口中的下一個市場需求,就是腫瘤領域的開拓擴展,他直言,這部分做得越好,貝瑞基因后續的發展就會越好。

就患者數量和需求程度來看,腫瘤的市場規模要大得多。有數據統計,在提供臨床級基因檢測的公司中,有70%的公司把腫瘤診斷與治療作為重點發展業務,這其中也包括貝瑞基因。

高揚把腫瘤業務的核心定位在早診,這也是基因檢測在腫瘤領域最有價值的應用,但目前這個市場尚未成熟,臨床應用也都集中在中晚期病人的精準治療場景。“目前來看,作為公司的戰略布局之一,腫瘤早診的研發基本上按計劃推進,我們也正努力更快一些。”

03?把握機會

2016年底,成都天興儀表連發36份公告,正式披露了貝瑞基因重組上市方案細節,作價43億元。第二年8月,貝瑞基因成功登陸了資本市場。這不僅使其成為自2016年證監會出臺史上最嚴重組上市標準后,第一家成功借殼的企業,更為重要的是,外界普遍認為貝瑞基因搶到了市場先機。

登陸資本市場,早在2015年的時候就已經在高揚的考慮中,臨床級基因檢測的快速增長使得貝瑞基因必須持續性地進行大規模研發投入,特別是預判到腫瘤領域的臨床級基因檢測即將爆發,三位創始人把資本化議題提上了日程。

“首先要確保公司的良性發展,前提是不能錯失任何一個行業的重大機會。”對于最終選擇重組上市,高揚直言也有過非常多激烈的討論,但面對腫瘤領域的增長機會,大家一致認為:需要提前進行研發和市場布局。

“這個過程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鍛煉,我深刻體會到了‘更長遠地看問題’所面臨的擔當:巨大機會來臨的時候,那個正確的時間點在哪里,還有就是如何平衡長遠發展和短期利益。”高揚如是說。

2015年,科技部首次召開“國家精準醫療戰略專家會議”,中國在戰略層面由此進入“精準醫療”時代。到2030年前,政府擬投入600億元用于發展精準醫療,而基因檢測是實現精準醫療的基礎路徑。

就此,中國基因檢測行業的發展出現了高峰。有數據統計,在2015年共有55家基因檢測公司成立,而在隨后的2016年也有超過40家公司成立,隨之而來的是資本的熱情追捧。

高揚認為,和所有的新興行業一樣,基因檢測行業目前正在經歷行業發展必經的調整期。“不論是企業自身還是資本市場,甚至是行業監管,對基因檢測的探索和認知都有一個過程,當認知逐漸清晰后,各個參與方才能更加冷靜地思考是否繼續留在這個行業,或者換個賽道會更適合自己的發展。”高揚預測,從今年下半年開始,這種選擇會比較集中地出現。

高揚始終認為基因檢測技術的市場化推廣需要得到企業、醫療機構、醫生以及患者四方的理解和認可,不能單純地為了資本運作而培育這個行業。他的策略就是選擇志同道合的資本方,并且大家對技術和市場過去和未來保持高度一致的看法和信任。這樣,才能一起走得更遠,行業才能發展得更健康。

“一家有競爭力的企業,一定是有自己的核心技術和核心產品,同時能夠為行業賦能,在行業調整期有實力和可能性取得飛躍式的發展,說明了這樣的公司找對了合適的發展軌道,具備更好的投資價值。”

在高揚看來,基因檢測行業還處于發展的極早期階段,即將到來的爆發點或許是腫瘤的早診、或許是消費級基因檢測、亦或許是基因大數據的應用,總之,那將會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