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瑞和康:尋找基因檢測的大市場入口?

核心提示:這家通過認證的公司,覆蓋了全球90%以上的高通量基因測序儀器市場。而國內基因測序市場的主要參與者,如貝瑞和康、華大基因等,概莫能外地采用了其生產的設備。

因為一則來自大洋彼岸的消息,北京貝瑞和康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貝瑞和康)CEO周代星博士為之一振:

11月19日,Illumina公司(NSDQ:ILMN)在美國圣地亞哥宣布,其MiSeqDx系統已獲得美國食品與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上市前許可(premarket clearance),成為首個獲得FDA許可的第二代高通量DNA測序儀。

這家通過認證的公司,覆蓋了全球90%以上的高通量基因測序儀器市場。而國內基因測序市場的主要參與者,如貝瑞和康、華大基因等,概莫能外地采用了其生產的設備。

獲得許可,一直是基因測序市場參與者們最頭疼的問題之一。

2012年4月,一封呈遞至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舉報信,指出國內基因測序分析龍頭企業華大基因進口未經注冊的基因測序儀及其配套試劑。

凡是用于人體診斷的儀器和試劑,在進入中國醫院時都需經過藥監部門批準,否則不得用于臨床。而一項尚未在美國得到認證的設備系統,國內的進口、注冊更無從談起。“沒有‘準生證’的產前檢測術”,這是《南方周末》對該行業現狀的概括。

此番FDA的許可,讓曾經參與研發和推廣Illumina測序技術的周代星看到了走出監管模糊地帶的曙光。過去數年,他試圖將基因測序這項頗受爭議的技術帶入中國的臨床實踐,并完成其商業化運作,而產前檢測或許只是一個開端。

推向臨床

2007年,時任Illumina亞太日本區測序市場銷售總監的周代星即將迎來他的第二個孩子。當周陪伴四十多歲的夫人進行唐氏超聲波產檢時,美國醫生告訴他,即便已使用當時最好的產檢技術,也不能確保結果一定準確。

唐氏綜合征,是新生兒出生缺陷中最常見的一種,發病率約為1/750。在中國,每年新增唐氏綜合征患兒約2.66萬人,平均每20分鐘就有一位唐氏綜合征患兒出生。

所幸的是,周代星的小兒子順利而健康地降生。在孩子誕生前長時間的焦慮中,周代星查閱文獻,發現香港中文大學教授盧煜明教授在1997年發表于《柳葉刀》雜志的重要論文中指出:孕婦的血液中含有數萬個腹中胎兒的基因片段。根據盧的預測,母體血漿中的DNA片段,有5%左右屬于胎兒。

周代星受到極大觸動:如果采用他一直推動的第二代高通量測序儀,是否能進行更精確的唐氏檢測?——高通量測序技術始終貫穿于他的職業生涯,在加入Illumina之前,周曾在Lynx Therapeutics公司(被Illumina收購)擔任生物信息部門經理,以及在康寧(Corning Inc.)任生命科學項目經理。當年8月,周代星登門拜訪盧煜明。事實上,盧在發表該論文后的十年內,一直在研發熒光定量、數碼PCR等各種技術,希望能夠提高檢測的精確度。在盧煜明的同事趙慧君教授的幫助下,周代星獲得與盧共同開展雙盲試驗的機會。

實驗最終成功,由此,周代星嘗試說服Illumina公司高層做臨床應用。但Illumina在個人基因組測序服務中已開始遭遇挑戰——

首席科學家Mostafa Ronaghi曾公開表示,獲取DNA數據的能力已經超越對這些數據進行解讀的能力。來自胎兒的巨大信息讓醫生和父母難以理解,“全基因組測序就像是打開了一個潘多拉魔盒。”斯坦福大學法律專家Henry Greely如是說。

直接向臨床的跨度對于當時的Illumina來說并不容易接受。周代星因此轉戰Illumina的競爭對手Life Technology公司,希望繼續推動產品的臨床應用。不過,Life高層更希望直接發展癌癥臨床應用,周代星最終決定自己創業。

“中國式”落地

在美國,因“選擇性生育”等倫理問題,產前基因測序的商業化被有意識地放緩。但通過參比實驗室(CLIA)途徑,基因測序技術可以進入臨床而免受FDA限制。

而在國內產品注冊制的背景下,產前基因檢測不免陷入“灰色地帶”。衛計委印發的《醫療機構臨床檢驗項目目錄(2013版)》中,并不包含貝瑞和康和同行華大基因所倡導的“無創產前基因檢測”。衛生部科教司對媒體表示,無創產前基因檢測的評估論證并未做過。

但這并沒有阻礙產前基因檢測在國內各地興起的勢頭。貝瑞和康和華大基因都是這場暗涌的參與者和推動者。

對貝瑞和康來說,無創產前基因檢測得以臨床實踐并走向市場,除了其創業團隊在高通量測序方面的技術積累外,中國工程院夏家輝院士等醫學專家的支持,以及高通量測序設備成本下降帶來的產業紅利,均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周代星回國創業后才了解到,對于出生缺陷的防治工作,國內學界主要存在兩派分野:精準路線派和廣泛覆蓋派。以中國工程院院士夏家輝為代表的精準路線派認為,產前檢測是一件關乎生命的嚴肅事件,要么不做,要做就必須做到診斷級別——趨近百分百的準確度。而廣泛覆蓋派則強調廣度,以超聲檢查或血清篩查等更為低廉的方式,覆蓋更多的孕婦,但這些方式由于技術限制往往意味著較低的準確度,漏掉三成到四成的異常孕婦。

在貝瑞和康公司把盧煜明的方法論付諸臨床之前,人們只能通過羊水穿刺、絨毛膜取樣、臍帶血取樣等侵入式檢查,提取細胞完成胎兒核型分析。而最常見的羊水穿刺,伴隨著約0.5%的流產風險。

2008年,周代星前往長沙拜訪夏家輝,提議將測序技術用于產前檢查并得到夏的支持。國內首次的回顧性臨床試驗旋即在湘雅醫院醫學遺傳學國家重點實驗室開始展開。恰逢此時,Illumina新款測序儀開發成功帶來了檢測成本的大幅下降,讓測序技術作為檢測手段成為可能。

2010年底,在湘雅醫院召開的一個會議上,貝瑞和康首次公布了120多個樣本的測序結果,以100%的靈敏度和99.71%的準確率,證明技術的可行性。第二年5月,貝瑞和康又與北京協和醫院合作,展開難度更大的前瞻性臨床試驗,以絕對的雙盲法,再次證明技術的實用。

在2011年3月衛生部召開的專家組會議上湘雅醫院和貝瑞和康共同合作的臨床試驗得到肯定,隨后,湖南省衛生廳給予其準入證,開始臨床試點。

貝瑞和康在地方輻射的序幕隨之拉開。由于同一地區低級別醫院習慣跟隨高級醫院采取某項新技術,因此獲得湘雅醫院首肯的貝瑞和康,在初期搶占了渠道競爭的先機,迅速把無創產檢復制到其他七家湖南省內醫院。

沿用“先找地區權威醫院”的思路,貝瑞和康用兩年的時間,進入到全國30多個省份超過350家醫院。貝瑞和康的市場鋪陳得益于已經存在多年的產前篩查、產前診斷中心全國網絡,相當于在原有的機制上引入了新的技術,從產業的角度來說,不需要再進行基礎設施的重復建設。

關于與醫院合作的具體方式,貝瑞和康或華大基因與從事第三方檢測的同行并無明顯差異:要么由醫生推薦孕婦到有合作關系的公司做檢測,要么在醫院抽血,把樣本送至檢測機構,雙方在利潤上分成,具體的分成比例因醫院而異。

真正的市場入口在哪?

在周代星看來,無創DNA檢測是傳統血清篩查的有效補充:一方面,勸說經濟條件允許的孕婦同時進行兩項檢測,進一步降低出生缺陷發生率;另一方面,從接受血清篩查的人群中找出高危病例,對其中不接受有創診斷或無法進行有創診斷的人群進行無創檢測。

對于普篩,周代星保持了足夠審慎的態度。他認為,基因測序必須經歷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才能把所有情況摸透,而冒進的后果難以估量。檢測案例的大量涌現,正在把過去不為人知的現象暴露出來。比如,限制性胎盤嵌合下,胚胎和胎盤的核型情況復雜,可能會導致假陽性檢測結果的出現;而輔助生殖技術、雙胎妊娠等是否會影響檢測結果,目前還沒有定論。

繼2011年獲得君聯資本A輪融資之后,貝瑞和康在今年年中完成了數億人民幣量級的B輪融資,由啟明創投領投。資金一部分用于提升產前檢測服務的質量。“越到后面,檢測本身只是很小的一個部分。”周代星說,貝瑞和康正在對一線人員進行擴容,提升檢測報告完成后對孕婦的后續服務能力。而這場擴容的另一目標,則是以專業技術人員更深地嵌入全國的產前診斷中心網絡。

在貝瑞和康的業務構成中,產前基因檢測占據60%的份額,科技服務約有30%——實際上,在創業之初,為科研院校和機構提供測序的技術服務,是貝瑞和康重要的收入來源,“公司發展前期需要存活下來,以此供給我們在臨床產前檢測方面的技術投入。”對兩項業務間的關系,周代星描述說。

但對貝瑞和康而言,產前基因檢測并非長期的市場目標,下一階段,癌癥檢測才是其更重要的陣地。核心技術將沿用高通量測序,但臨床試驗還需再走一遍產前基因檢測所走的道路。

這一市場上,有兩種可供借鑒的模式。其一是由23andMe引領的解譯基因組服務。由谷歌聯合創始人謝爾蓋·布林的夫人安妮·沃西基創辦的這家公司,通過DNA測序,讓人們可以了解自己的家族起源、遺傳性疾病和過敏藥物等。

與此同時,23andMe開放API,讓開發者基于海量用戶的基因數據開發創新性的工具和應用。截至今年9 月,23andMe已經建立了一個40萬人的數據庫。

但23andMe服務的爭議從未停止,一些人擔心對基因信息的過度解讀以及基因歧視等問題。而FDA近日叫停23andMe的個人DNA檢測服務,理由是其服務尚未取得監管部門的批準。

而偏向下游的信息醫藥模式,則被周代星看作貝瑞和康未來可能的發展方向。今年9月登陸紐交所的Foundation Medicine公司(NSDQ:FMI)是其中的代表之一。“與藥物的使用密切結合,檢測出某種突變,再決定能否采用某種具體的藥物”,而貝瑞和康已經以肺癌檢測為切入點對此做出嘗試。

不過,德創投資合伙人張彬彬認為,兩種模式之間并無溝壑。相反,基因解譯服務能夠幫助潛在新藥研發數據庫的快速有效建立。同時,社交化的模式可以幫助特類疾病(例如白血病等)患者進行更高效的治療——“真正有效救人,并且避開了一些倫理難題”,未來十年會幫助更多中產階級人群享受更高品質的生活。

而周代星認為,對于中國消費者來說,現階段的基因信息服務更像是一件奢侈品,“很難有定論,即便人們知道了可能性,又能馬上做什么?”(編輯段曉燕)

來自:21世紀經濟報道 ? ??http://biz.21cbh.com/2013/12-6/3ONDE4Xzk3MTU3O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