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莫樹錦:血液cfDNA檢測在肺癌領域的應用

來源:腫瘤咨詢?

tony

腫瘤資訊:最近兩年液態活檢是腫瘤分子診斷領域的一個熱點,您對此方面的進展有何看法?在臨床中如何應用?目前國內外相關檢測的應用現狀如何?

莫樹錦 教授:大家好,我是香港中文大學的莫樹錦教授,我的主要的研究是肺癌(方向)。

今天跟大家討論的就是在肺癌領域方面,我們如何用cfDNA作為診斷治療的確定方案。我們知道,每一位病人他的血液里面總有一點跟腫瘤有關系的DNA,我們可以從這個DNA里面知道很多不同的東西,最主要就是EGFR突變的問題。我們已經知道EGFR突變作為一線治療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不是每一個病人都可以有組織樣本來作為EGFR分析之用。可是每一個病人總有他的血液,用血液分析很方便很快。從差不多10年前開始,我們有不同的cfDNA的研究,我們用不同的方法,包括ARMS技術,包括最近的Digital PCR,還有BEAMing。不同的方法有不同的敏感度,但是大致來說敏感度有70%~80%,但是最重要的還是特異性,就是準確度95%以上。最近有一個meta分析,有17個不同研究,3000多個樣本,他們發現總體敏感度是60%~65%,但是特異性有95%以上。我的想法就是現在已經有可能用EGFR突變的方法,就是用cfDNA作為測量EGFR突變的方法。但是另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每一位病人用了EGFR-TKI之后一定有機會可能有抗藥,抗藥的情況下,50%~60%的病人有T790M的耐藥突變,有突變的時候怎么辦?可不可以找的到?當然是在已經有第三代藥物AZD9291跟CO-1686很快在美國上市了,但是我們一定要先確定病人是否有T790M才可能使用藥物。但是很多時候我們找不到組織樣本。當然,在血液方面我們有不同方法,Digital PCR跟BEAMing Digital PCR已經有一定的把握可以測到T790M突變。我最近的一個研究就是從IMPRESS Study里面做的。IMPRESS Study主要就是對吉非替尼有抗藥以后,有多少病人有T790M突變,我們發現54%的病人在IMPRESS研究里面是有突變的。還有奇怪的是,有T790M突變的病人和沒有T790M突變的預后是不一樣的,沒有T790M突變的病人里面,如果我們同時使用吉非替尼和化療可能把PFS延長,但是有T790M突變的病人使用聯合療法就沒有用了。從tigerx的研究里面,我們發覺敏感度有80%以上。所以將來,我們的病人不單是開始的時候要用基因檢測作為診斷依據,還有就是他們有抗藥的時候還要用基因檢測看T790M突變到底有沒有。

好了,說完EGFR突變的問題,那么ALK突變病人的怎么辦呢?有5%的病人有ALK突變,我們按他們ALK突變的情況來看,確定他可不可以用一線抗ALK藥物。現在來說,一方面ALK突變的發展還是慢一點,但是我們已經有用(NGS)Next GenerationSequencing的方法來確定有沒有ALK突變。另一方面來說,已經有不同的平臺,比方說美國的gerlian free16已經把ALK放上去,另外中國的貝瑞和康已經有新的方法可以從血液來確定是否有ALK和ROS-1突變。所以將來我們可以發現不單是EGFR、ALK,還有用NGS來看其他不同的因子,包括ROS-1、BRAF、cMet和KRAS,基因診斷對我們對病人的診斷是很有用的。

我們現在是一個精準醫學的年代,不單是在組織學,在腫瘤上,還有在cfDNA上面,謝謝大家!


莫樹錦 (Tony Mok )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教授,中大癌癥病人針灸中心主管,廣東省人民醫院名譽教授,兼任電視節目主持,雜志專欄作者。曾于國際腫瘤科學雜志發表論文論著六十余篇,編纂教科研講義及教材多部。獲優秀青年研究員演繹獎,參加國際大型學術會議多次,并做大會發言。現任10家國內外癌癥雜志編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