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ctDNA檢測的臨床應用

來源:腫瘤咨詢

通過外周血檢測基因突變,用于指導臨床用藥,一直是近些年來的研究熱點。在CSCO期間,我們有幸采訪了來自北京醫院病理科的王征主任。就這方面的熱點,王主任為我們做了精彩的介紹。

王征-1

腫瘤資訊: 您從事了多年的細胞病理學工作,相信您對循環腫瘤細胞(CTC)也有一定的了解,與ctDNA相比,您認為這二者哪一個更適用于腫瘤的分子診斷?

王征:確實像你說的,用ISET方法捕獲CTC,和我們傳統的細胞學方法進行診斷有非常多相似的地方,比如說核大畸形深染、還有排列擁擠都是診斷這兩種檢材的很重要的指標。那么CTC和ctDNA相比較,哪一個更多的適用于腫瘤的診療方面,我個人覺得關于ctDNA的研究的文獻量非常大,與ctDNA相比,CTC的研究就要少得多,可能與CTC捕獲后的檢測平臺建立不夠完善有關。ctDNA檢測在臨床檢測中推廣速度是非常快的,這是大家有共識的一個東西。但是作為一個臨床檢測工作者,我覺得我們不應該考慮哪個更適合的問題,而應該考慮如何把二者結合起來,也就是說一管血里面既做CTC的捕獲,同時也做ctDNA的檢測,那么這兩者共同產生的關于腫瘤的信息就可能會更好地服務于臨床。

 

腫瘤資訊: 目前CTC分子診斷技術還有困難,那可否理解為是將CTC計數與ctDNA分子診斷結合起來是一種比較好的方式?

王征:我始終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方式,當我們開展這兩種工作后,就像現在在我們的日常工作中間,就是把兩者結合起來。比如說,一管血過來之后先離心,把血漿移出,然后再對離心后的血細胞進行CTC的捕獲。這個我也考慮到一個問題,比如說用ARMS方法,可能會在有一些Ⅳ期或進展期的非小細胞肺癌里面做EGFR檢測的時候可能會有假陰性的情況,那么一管血同時既捕獲CTC又做ctDNA,是否CTC的量對ctDNA的檢測結果有一個所謂病理上的質控,這也是我非常關注的,想進一步研究的。當然我們也知道ctDNA的來源可能不僅僅是CTC,但是它有沒有這樣一個量化的關系,比如說CTC的量達到一定的值,然后它的ctDNA的檢測是一個陽性的結果,非常關注這個。

 

腫瘤資訊: 您與貝瑞和康開展了ctDNA檢測與組織標本檢測一致性對比的臨床研究,對于EGFR、KRAS和BRAF基因具有非常高的一致性,您認為目前的一致率數據看,cSMART技術血液樣本腫瘤分子診斷是否能夠滿足臨床應用的要求?如果將這一技術在臨床推廣,能夠解決哪些實際臨床問題?

王征:確實是,我們跟貝瑞和康做了臨床的研究,我們做了細胞學和組織學的基因檢測,跟貝瑞和康做的血漿二代測序的檢測結果的一致性非常好,特別是EGFR突變的一致性高到令人吃驚的程度。我覺得現在在臨床應用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可能還有一些需要加強的地方。比如說檢測的穩定性,比如說有一些基因,一個panel包括6個基因,除了EGFR、BRAF、PI3K以外,KRAS的檢測靈敏度和ALK的檢測靈敏度還需要進一步的提高。我覺得在臨床應用方面,其實首次檢測的時候我們還是認為應該把它定位成一個沒有組織學或者沒有細胞學的一個補充的標本的位置。但是如果是TKI,不管是EGFR-TKI還是ALK-TKI耐藥后,這應該是它非常好的一個應用的前景。因為耐藥的機制包括多種基因的改變、多個位點的改變,那么用cSMART的方法二代測序檢測血漿中間基因的改變形式,除了比如cMET擴增以外,其他基因應該是都沒有問題的。所以說,耐藥機制方面應該是一個非常好的應用前景。

 

腫瘤資訊: 在您的臨床研究中我們看到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ctDNA比例和靶向治療藥物有效性密切相關,您如何看待ctDNA定量檢測在臨床中的應用價值?

王征:我是一個病理科的大夫,確實我在試驗開始的時候沒有關注臨床用藥的情況和檢測到的EGFR突變比率相關性。在試驗快結束的時候,發現有些患者的血漿中間,EGFR突變的比率達到了50%多。有的非常低,只有百分之零點零幾,檢測出的比率差的非常大。貝瑞和康公司對此也非常好奇,然后就問這到底是一個什么情況?到底跟什么相關?跟腫瘤患者的PS評分相關還是跟什么相關?后來我們隨訪發現確實EGFR突變比率高的患者對EGFR-TKI的反應是非常好的,但是如果突變比率比較低的患者對EGFR-TKI的反應是不好的。這還是一個相當初步的觀察,到底突變比率的增高跟什么相關,是跟腫瘤本身的突變豐度相關?還是與CTC的數量有一定的相關性?到底與什么相關,我覺得這還是需要一個后續的研究。


王征 主任簡介

醫學博士,主任醫師,中華醫學會病理學分會。2003年至今,衛生部北京醫院病理科工作。本項目申請人長期從事消化病理診斷,并負責科室內分子生物學實驗室工作,對分子生物學技術非常熟悉,并密切關注糖脂代謝異常相關肝臟病理改變及機制研究進展。2003年至今,衛生部北京醫院病理科,主任醫師。主要從事糖脂代謝異常與肝臟組織病理學改變的研究,發表多篇研究論文及綜述。并參與肝臟或代謝障礙相關課題,包括首都醫學發展基金、北京自然科學基金課題、衛生部課題,為所參加課題完成做出較大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