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代星】未來,產前篩查將主要依靠基因檢測

來源:健康界

作為北京貝瑞和康生物技術有限公司CEO,周代星博士是第一個將無創DNA產前檢測技術帶到中國的人。在他的推動下,國內的產前診斷專家在無創產前檢測技術應用的定位上達成了共識,將其定位為高度準確的篩查技術,惠及了我國數以千萬計的孕媽媽們。

周代星博士的辦公桌上,除了一疊待處理文件、一臺筆記本電腦、一個黑色雙肩電腦包之外,再無其他——這種化繁為_MG_6667簡的氣質,也滲透到了周博士所領導的貝瑞和康,以及他所影響的基因檢測行業當中。面對健康界記者,周代星講述了他和貝瑞和康與這個行業共同發展的過程:

 

 

陪太太產檢,順便發明個技術!

如果沒陪太太去做產檢,周博士也不曾想到,他會參與把高通量測序技術應用到產前檢測領域這一轉化過程, 并不斷推進這個技術的發展。

“當時醫生說我太太因為年齡原因屬于唐氏篩查的高危人群,需要通過超聲觀察透明帶厚度的方式來斷定是否懷唐氏胎兒。經過咨詢和反復研究,發現當時除了風險比較高的羊水穿刺技術外,都有些不靠譜。”

作為當時基因測序領域的專業人士(周博士當時是美國Illumina公司亞太日本區測序市場的負責人),他的質疑是有依據的:唐氏綜合征是由21號染色體三體而引起的,而當時的判斷方法除了羊水穿刺外都不是通過看21號染色體的拷貝數來下判斷的。

于是從那時刻起,他決定開始研發直接通過高通量測序技術檢測染色體拷貝數變化的技術。受香港中文大學Dennis Lo教授關于母體血漿中存在胚胎DNA的理論啟發,周博士把研發方向進一步鎖定在無創DNA產前檢測技術。那是在2007年5月。同年夏天,他開始了和Dennis Lo教授在該領域內的長期合作。

幾經努力,2008年4月,他和Dennis Lo教授一起探討設計的雙盲實驗得到百分百準確的結果!

2010年5月,貝瑞和康在北京成立。立志將無創DNA檢測技術帶到中國的周代星毅然辭去了美國的工作,回到國內。

2011年底,貝瑞和康正式開始向市場投放無創DNA產前檢測產品;

幾乎同時,華大基因也開始向無創DNA檢測市場進軍;

2014年,達安基因等其他企業逐步介入此領域;

2015年初,貝瑞和康的NextSeq CN500高通量基因測序儀及相關無創DNA產前檢測試劑盒獲得CFDA批準上市。

近十年的時間已經過去。從剛開始的一個設想到獲得CFDA的認可,周博士和貝瑞和康通過一步一步的堅實工作,把高通量測序技術在無創DNA產前檢測領域得到完美應用!現在,該技術不僅做到了針對唐氏綜合征(T21)、愛德華氏綜合征(T18)、帕陶氏綜合征(T13)這三種最常見染色體疾病的高精度檢測,還將視線投向了更具有跨時代意義的單基因遺傳病無創產前檢測。

 

統一思路,精準定位

有人說基因檢測的快速發展要歸功于時勢的驅動,但是卻往往忽略了在歷史的背后驅動時勢的人。周博士與北協和南湘雅的合作,就是一段有關驅動歷史的故事。

無創產檢技術發展到現在,不能不感謝兩個著名的團隊——邊旭明教授、劉俊濤教授帶領的北京協和醫院團隊和夏家輝院士以及鄔玲仟教授所帶領的湖南湘雅醫院團隊。

但是在最初,兩個機構所代表的研究體系對于無創產前檢測的發展也曾有著不同的思路。湘雅醫院強調的是高質量的診斷,認為只有做到每一個病人都能百分之百的診斷才是一項好的技術;而協和醫院在注重精確度的同時,也強調高技術檢測的人群覆蓋面,如果規模上不去或者成本下不來,最終只有少部分人群能受益。

歷史在等待一個契機,讓兩個團隊的人能夠坐在一起,達成共識。

2011年,周博士終于找到了這個契機。他邀請協和的劉俊濤教授和湘雅的鄔玲仟教授在北京參與了一場研討會,最終給中國的無創DNA產前檢測定下了一個基調,即診斷級別篩查技術。

在此之前,早期的產前檢測項目被命名為NIPD(Non-Invasive Prenatal Diagnosis),強調的是診斷。在這次會議上,劉俊濤教授提出了 NIPT(Non-Invasive Prenatal Testing)的概念,不把這項技術局限在“診斷”上,而定其為“檢測”,從而擴大了受益人群。至此,無創DNA產前檢測產品在中國市場上找到了準確的定位。

回顧這段歷史,周代星說貝瑞和康是隨著技術的發展在不斷的進步,公司的定位是NIPT技術的提供方,自己努力的目標是使技術和產品得到臨床的認可。這種思想促成了貝瑞和康而今的業務模式——為醫院提供NIPT技術和產品,同時結合醫院的臨床經驗,指導公司研發的方向。

與醫院緊密合作,與臨床需求互動的模式,帶來了貝瑞和康從產品服務質量,到產品研發的跨越發展。其合作醫院也從最初的幾家,發展到現在的幾百家醫院,其中三甲醫院和婦兒專科醫院的比例占到了70%以上。

 

進軍遺傳病,用技術研發降低使用門檻

周代星把自己定義為一個半技術半商業化的人。而在筆者眼中,他更像是一個具有商業潛力的科學家,視技術水準為企業根基,以技術轉化的紐帶連接臨床與科學,更通過技術研發降低價格門檻,讓更多人可以受益于科學。

在公司建立之初,周代星和他的團隊只是希望能夠在染色體疾病的篩查方面“做一點事情”。然而,現在他們在做的事情已經遠遠超過當時的想象。目前,貝瑞和康的研發團隊正在努力的方向是二十種重大遺傳性疾病的一次性篩查,希望能夠通過一次檢測,給父母提供這些遺傳疾病的信息。

根據目前的數據,有50%左右的單基因遺傳病在父母身上或者家族中都不會有體現。以杜氏肌肉萎縮癥為例,50%的病例和父母并沒有關系,但是在孩子的身上就會出現。還有苯丙酮尿癥,可能父母都是攜帶者,但是家族中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時候兩個人的結合很可能就會生出一個患有苯丙酮尿癥的寶寶。所以有家族史的人群固然需要注意,但是沒有家族史同樣也需要進行大面積的篩查。除了上面提到的疾病外,類似地中海貧血癥的這樣的地方病,在某一個特定地區的發病率非常高,也應該列入基因篩查的對象。

周代星告訴記者,他們在研究這項技術之前,了解過很多單基因遺傳病的病案,由于基本沒有藥物可以治療,患兒的家庭面對疾病就只能“逆來順受”,非常痛苦。

“從基因檢測的層面上,是有可能將其篩查出來,從而避免家庭災難的,這就是我們從事這塊研究的初衷。如果技術上可以把成本降到可接受的范圍,進行單基因遺傳病的普遍篩查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周代星告訴記者。

然而,要對這些遺傳病進行篩查,技術上的難度是全世界都要面對的一個問題。周代星表示,目前貝瑞和康正在和湖南家輝遺傳專科醫院進行合作開展科研項目。這一技術的難點在于如何做到精確定量,判斷嬰兒是否是攜帶者,是純合突變還是雜合突變。目前貝瑞和康所掌握的檢測技術已經可以精確到90%到95%,這在世界范圍內都可是說是最先進的。然而他們仍然覺得不夠,不足以面向社會推廣。

周代星表示,即便是只有5%的優化空間,研發工作也還是要更加深入。他認為,目前在政府層面對于遺傳病的篩查非常重視,尤其是在一些地方病比較突出的地區,已經進行了大量的宣傳教育工作。相信在政府的支持下,未來的一兩年內單基因遺傳病的無創篩查技術會更加成熟。預計三到五年內就可以看到產品的落地。

在最后,周代星說道,中國的無創DNA產前檢測問題還正在被解決的過程中。在未來,基因檢測會成為解決產前篩查問題的主要途徑。“試想一下,在今后的三到五年內,父母會擁有‘預知’的能力,中國的家庭不必再為因為單基因遺傳病而受苦。如果能解決這個問題,那么貝瑞和康在這一領域多年來的辛苦與專注就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