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CSCO】王長利教授:精準醫學下腫瘤基因檢測的盛行

436d4c4

 

腫瘤資訊:非常感謝王教授接受腫瘤資訊的采訪。精準醫學越來越盛行,腫瘤也進入了分子分型時代,基因檢測的必要性越來越得到重視,您如何看待基因檢測對腫瘤臨床實踐的影響,如何在腫瘤檢測中進行推廣?

王長利教授:腫瘤診斷已經進入分子診斷時代,如果還延續過去局限于區分鱗癌細胞、腺癌細胞這個水平是遠遠不夠的,因為到目前為止腫瘤發展關鍵的機制還未清楚,但發生發展過程是基于分子水平,所以分子診斷是非常必要的。特別是相關的驅動基因,這些驅動基因會導致腫瘤下游的通路活化進而導致腫瘤增生、轉移等等,通過了解驅動基因,對腫瘤治療才能更精準。今年CSCO大會看到一個現象,3年前基因檢測公司很少,而且大家并不關注。現在看,特別是今年,我們可以看到更多的檢測公司關注CSCO,在會場舉辦了衛星會。基因檢測公司的出現,還有醫療行業人員對基因檢測工作的支持和關注,這是推廣的基礎,同時目前各個醫院對分子診斷、分子檢測非常重視,缺少技術支持則說明與時代落伍,這在醫療行業是行不通的。因此通過學術活動等推廣提高各基層醫院醫務人員的認知,隨著時間推移基因檢測技術會逐漸到位,會發展的更好。

腫瘤資訊:在腫瘤臨床檢測中,一般組織活檢是診斷的金標準,液體檢測雖然越來越盛行,目前也只是作為輔助檢測手段,您如何看待腫瘤液體檢測的未來發展趨勢?

王長利教授:組織活檢雖然是腫瘤檢測的金標準,但提取腫瘤組織有一定的難度,除非外科手術。術后復發,或者晚期病人腫瘤組織的提取在臨床上相對有困難的。而液體檢測方便,但液體檢測跟腫瘤組織檢測的一致性還存在問題。盡管近幾年來國內外發展非常迅速,符合率越來越高,但是依然存在局限性,尤其對于早期肺癌其一致性并沒有很高。我們目前正在開展早期肺癌液體檢測和腫瘤組織檢測的對照研究,隨著技術發展,將來對于早期肺癌,盡管早期肺癌游離DNA相對比較少,但是技術的突破,可能會從很少的游離DNA中提取到有價值的生物學信息。

腫瘤資訊:您對貝瑞和康自主研發的DNA富集檢測技術-cSMART有什么樣的看法?一項新的技術應用于臨床需要注意的是什么?

王長利教授:這項技術在臨床實踐中對臨床的指導意義是很好的,其最大的優點在于,對低風險突變的病人同樣能檢測,特別是同時存在多個基因突變,臨床上完全可以依據突變基因的不同,采取不同的治療策略,假如同時有兩個基因突變,一個是驅動基因,一個是耐藥基因,我們更加關注峰度高的基因,該研究結果非常有意義,平臺也非常不錯,我相信對臨床的作用會很大。

視頻鏈接:http://v.qq.com/x/page/v0332v9fag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