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CSCO】解云濤教授:中國人遺傳性乳腺癌基因檢測的必要性及重要性

 

a26d502

腫瘤資訊:非常感謝解教授接受腫瘤資訊的采訪,我們有幾個問題想跟您討論。安吉麗娜朱莉預防性地切除乳腺在醫學界引起一片爭論,BRCA1/2基因的檢測和預防性手術是否有必要是大家爭論的焦點,您如何看待乳腺癌患者基因檢測的意義,以及目前中國乳腺癌檢測患者的現狀如何?

解云濤教授:安吉麗娜朱莉是美國人,美國的試驗數據能否用到中國人群,需要采取慎重的態度。首先我們要明白兩個問題:第一,在中國,什么樣的人群需要做BRCA基因檢測;第二,攜帶BRCA基因突變的健康女性罹患乳腺癌的風險是多少?只有把這些問題弄清楚了,我們才能談乳房預防的切除。近十年來我們一直致力于家族性乳腺癌易感基因的研究,我們完成了5931例乳腺癌患者BRCA1/2基因突變的檢測。我們發現在家族性乳腺癌中BRCA1/2的突變頻率為16.9%;在發病年齡≤40歲的家族性乳腺癌中BRCA1/2突變頻率高達27.0%。在發病年齡≤50歲三陰性乳腺癌患者BRCA1基因的突變頻率為10.6%。

我們還發現中國人群突變譜不同于歐美人群,中國人群BRCA2的突變頻率更高于BRCA1,歐美人群BRCA1的突變頻率高過BRCA2。此外,41.4%的BRCA1/2突變為中國人群的特異突變,這一點也不同于歐美人群。我們建議家族性乳腺癌和發病年齡≤50歲的三陰性乳腺癌患者需要做基因檢測。無家族史的及非三陰乳腺癌患者,因其突變率并不高,只有5%到6%左右,所以對這些人是否需要做基因檢測,需持謹慎態度。今年5月份我們發表了關于中國女性BRCA1/2突變健康攜帶者乳腺癌發病的年齡累積風險的文章,該研究納入了1816例未經選擇的乳腺癌患者及其5549例一級女性親屬,通過kin-cohort研究比較BRCA1/2突變攜帶者和非攜帶者一級女性親屬的乳腺癌家族史情況。我們發現中國BRCA1和BRCA2突變健康攜帶者至70歲時乳腺癌的累積發病風險分別為37.9%和36.5%。雖然這個數字低于歐美人群,但是這個數據也達到乳房預防性切除的標準。

因此,對于攜帶BRCA1/2基因突變的中國健康女性,是否需要行預防性乳房切除,我個人觀點還是比較慎重的。首先患者有知情同意權,必須要告知患者獲益或潛在的風險等其他問題,其中還包括社會問題,比如對于切除乳房,進行乳房重建,中國女性的接受程度和認可度。

腫瘤資訊:基因檢測與臨床的關系越來越密切,研究發現某些腫瘤在不同種族或民族中的基因突變存在差異性,您能否談談目前已有研究發現的中國人與西方人乳腺癌患者易感基因突變的差異性?以及在您開展的大規模中國乳腺癌患者易感基因突變檢測的大型研究中,有哪些發現?這些發現對中國人群乳腺癌患者基因檢測有哪些指導意義?

解云濤教授:我們現在檢查的基因不僅是BRCA1和BRCA2,還有很多其它基因,只是 BRCA1和BRCA2是高外顯率易感基因突變頻率更高,因此得到重視。中國人群的BRCA1/2突變率及一些突變位點不同于歐美人群,包括發病風險,所以不能完全照搬歐美人群的數據,兩種人群患者臨床表型也不完全相同。因此在預防干預方面,以及治療方案上,我們需要中國人群的數據來支持。

腫瘤資訊:21世紀邁入精準醫學時代,中國根據自己的國情提出了相應的精準醫療計劃,其中大數據庫的建立是夯實基礎的關鍵,您如何看待大數據時代對目前醫療行業的影響?

解云濤教授:隨著技術的進步,基因檢測在臨床上的應用會越來越廣泛。BRCA1/2基因突變的健康者攜帶者有更高的患病風險,因此早診及預防干預不同于一般人群。 此外, 攜帶BRCA1/2基因突變的乳腺癌患者的臨床表型也不同于一般患者, 例如這些患者可能對鉑類和蒽環類化療更敏感,目前針對BRCA1/2基因突變的乳腺癌患者的靶向藥物PARP抑制劑,在進行III期臨床試驗, 希望有好的臨床結果。未來在中國應鼓勵在更高更廣的層面上進行合作,不斷地積累數據,獲得的大數據將有助于建立中國人群的治療規范,并在指導臨床實踐上有著非凡的意義。

腫瘤資訊:您開展的大規模中國乳腺癌患者易感基因突變檢測的大型研究目前已取得了很多有臨床價值的研究成果,您能否談談接下來該項目的研究重點或方向?

解云濤教授:一方面,我們希望把BRCA1/2這個工作做的更精準一些,需要在中國人群中更深入地探索這些基因突變與臨床表型的相關性。比方說攜帶不同位點的突變,其風險可能不一樣;另一方面,乳腺癌易感基因除BRCA1和BRCA2外,還有很多其他易感基因,在未來需要花精力去發現和了解這些基因,這部分基因突變占了相當大的比例。

視頻鏈接:http://v.qq.com/x/page/i0332srz2c5.html